【六一专访】为儿童编程爆发做准备,阿儿法营被科协邀请搭建儿童编程教学体系


六一专访简介

最有价值的创意往往来自和不同人群的对话。六一专访是针对儿童产业各种创新先锋的采访计划,让大家及时了解行业前沿。把信息开放出去,去诞生创新的东西。

分享人

余宙华

北京大学信息科学硕士,国内最早开展少儿创意编程的教育机构之一阿儿法营创意编程魔法学校的主要创办者,少儿创意编程课程原创者之一,现任阿儿法营魔法教授,中国国家科技馆少儿创意编程课特聘教师,在新浪博客有开课堂实录:洋爸玩编程。

A1

背景

阿儿法营是致力于儿童编程教育的团队。2009年率先引进可视化编程工具Scratch,将其定名为“魔抓”,首创“卡丁车”教育法则、创意编程“魔法师升级体系”,激发孩子的学习热情,深入浅出地引领孩子进入计算机创造的神奇天地。中国科协青少年科技中心委托阿儿法营已经完成27个省市中小学教师培训计划,即探索计划。为检验探索计划教学成果,举办『探索计划魔抓创意编程大赛』,2015年收获满满,2016年大赛即将拉开序幕,大力推动国内编程教育的发展。

摘要
阿儿法营的创始人余宙华确信,在未来编程教育将会和语数外这样的核心这样课程一样重要。在这个未来到临之前,课程、师资、教学体系这些基础工作都是余宙华必须要做的。让我们来看看余宙华如何用他的阿儿法营打造一个儿童编程的魔法世界。

 

1.入行初衷:爱编程,爱孩子

在余宙华看来,电脑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也是一个巨大的创作平台,应当进行良好利用。电脑不应该只是孩子沉迷游戏的代名词,而更是一种可以进行学习和创作的工具。

当然,作为一个有爱的程序员老爸,他一开始接触创意编程的动机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09年余宙华为了给小朋友找编程学习产品,发现了Scratch。

但在接触的过程中发现Scratch只是一个工具,而没有对孩子编程的明确引导,于是萌发了做专题的想法,即给程序创作建立有意思的主题和清晰的脉络,让孩子朝着这个主题去做。于是余宙华根据Scratch像变魔术似的“抓取”功能模块,形象地将中文意译为“魔抓”,将编程脉络化,主题化,更好地引导孩子。

编程教育能够促进小朋友学习的自信心,这一点余宙华深有感触。曾经有一个小孩,一开始数学很差,对数学没有兴趣,余宙华通过创意编程教育,用编程游戏的方式激发了他对数学的兴趣,这个小孩现在已经是美国学校中的编程狂人与数学竞赛拿奖者,这件事,让他特别有成就感,也坚定他继续做创意编程教育的决心。

创意编程教育通过游戏等方式来教育小孩,比较符合小孩的兴趣切入点。编程不仅仅是学习,更是一种娱乐,在精神上来说寓教于乐,余宙华希望孩子可以一直创作,培养自己的自信心,在编写程序的过程中能收获创造的魅力与艺术家的体验,这将会伴随他们一生。

爱编程,也爱孩子,是他创立阿儿法营项目的初衷。而以父亲的心态去做,这一做就是七年。

 

2.行业趋势:编程是未来第三种语言,编程教育是未来核心课程

在余宙华看来,现代世界有三种语言,自然语言、现代数学语言、编程语言。而编程语言是人类的第三种智能语言,学习编程,可以有效地锻炼一个人的逻辑思维,拓宽视角。

美国已经有了数种面向儿童的编程语言,比如Scratch、Tynker、Code.org,全美超过100万的孩子在学习编程语言。我国台湾很多学校明确将Scratch列为计算机教学主课,从小学一直到中学,还定期开展竞赛活动。而中国大陆也正在掀起一股Scratch教学热潮。21世纪是信息时代,编程是未来的一项重要技能,学习编程是大势所趋。

三十年后,编程将会是一项硬技能,届时许多工作都会有编程相关方面的要求。若想跟上世界发展的步伐,必然需要将这一学科纳入整个国家的教育体系中,也正是因为看到这样的趋势,余宙华推断,若干年课后,编程将会是高考项目,计算机课程将会以编程为核心。数学虽然是民国时期传入中国,但是现在已成为国家的核心课程,因为国家已经认识到数学教育对整个国家发展和人格培养的重要性。

而一旦编程成为一项核心课程时,教案,师资都要跟上。目前科协已经认识到这一点,主动找到余宙华希望他能推广这个教育。相信在未来,国家以及整个社会都会认识到编程的重要性。

当然,目前编程教育的普及度还不够,不像英语,数学等核心课程受到家长的重视。但余宙华相信,随着信息科学的发展,编程教育会被越来越多的孩子和家长了解和重视。

 

3.行业切入:从线下培训到线上社区

【线下培训积累编程教学体系和课程理念】

阿儿法营的起步是从线下培训开始起步的。七年前,余宙华从互联网公司辞职,从借用朋友周末的办公室开始,开始了编程培训之路。接着他建了一个网站,从这个网站开始,开始招募到了第一个学生。这个学生家长也是在网上找很多编程培训的机构,看到他们网站上的课程就联系上来了。

A2

阿儿法营的线下店面

余宙华给我们分析了参加编程课程的用户画像:

1)希望能找到孩子兴趣点,培养孩子健全人格的家长,这种家长是主流。

2)有一部分商业上比较有想法的家长,希望能够通过编程教育培养孩子逻辑思维,对这个世界和未来有一个比较清楚的认识。

3)考虑升学,生存技能的家长。部分家长比较现实,对他们来说,编程是一项硬技能,对小孩的未来发展有帮助。

通过多年的教学,阿儿法营沉淀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教学体系。用余宙华的话说,『这套教学体系参考了scratch官网上的所有资料,也找了其他各种各样的资料。帮助最大的是一些计算机的牛人比如图灵写的书,从中我可以体会到计算机对人类意味着什么,从这个角度来设计我的教学路径。』在创始人的眼中,阿儿法营的两个线下辅导班只是教研的天然实验室和孵化器,这套教研方案才是阿儿法营真正的竞争壁垒。

阿儿法营也沉淀出了自己的教学理念即MTS:M:Meaningful即富有意义的电脑编程创作,创作内容和孩子的生活兴趣紧密相关; T:Thoughtful即以自我探索的方式深入游戏的因果关系、逻辑顺序、模拟现实; S:Social即编程伙伴间开展协作、评论和相互激励。

【搭建线上编程社区,用互联网的方式推广编程教育】

建立中文版魔抓社区是阿儿法营推广创意编程的重要一步。要知道,Scratch 在美国之所以能成为最流行的儿童编程语言之一,和它社区的蓬勃发展是分不开的。

阿儿法营的魔抓社区每天访问量约几万,数量还在不断增长。在他所构建的这个社区里,用户创作的东西可以分享,用户之间可以互动,评价,加粉丝等,这种社区模式和激励机制可以鼓励孩子。

此外社区还以遵循兴趣原则,为兴趣相同的组建一个工作室,现在阿儿法营已经有上千个工作室,这有利于有着相同编程兴趣的人相互沟通。阿儿法营的工作室不仅可以做教学支持平台,也可以提供技术支持等增值服务。

目前余宙华评论自己的社区用户非常活跃,“你可以进入社区看看。如愤怒的小鸟已经被再创作不下40次了。还有前面提到的怪物谋杀系列,每当一起出来,就有小朋友跟帖,什么时候出下一期呀。总之,这方面是很活跃的。”

未来,阿儿法营还会渐渐把自己不断完善的教案放到社区上去,教案里有动画,视频,闯关游戏,程序等。线上教学会慢慢拆分,精美的教案可以以收费的方式向别人提供,这就会创造收入。

余宙华希望阿儿法营最后能建一个特别大的网站,所有的老师学生都在上面,大家分享知识,形成一个学习型社区,未来里面就会有交易,如开办某课堂多少钱,给付费同学授课等,阿儿法营线上社区就变成一个线上教育平台。

A3

魔爪社区上的儿童作品

而面对采访者提出魔抓社区与风靡全球的《我的世界》用户数对比的问题,余宙华认为两者都可以构建世界,但两者最大的不同就是游戏与教育的不同。

《我的世界》离真正的编程体系还是有很大距离,没有编程思维,只是一个很好玩,能训练孩子空间想象力的游戏。阿儿法营则是站在教育的角度来办这个社区的,游戏玩两三年有可能就会被放弃掉,但编程而是一个启蒙,可以越学越复杂,是一个很有力量的工具。两者是不一样的。因此,知识性内容用户数量和游戏用户数量放在一起并不好比较。

4.等级体系设计:做编程的哈利波特,魔法师晋级手册

为了激发孩子的学习热情,阿儿法营独创并设计“创意编程魔法师升级体系”:白衣 →绿衣 →蓝衣 →紫衣 →橙衣 →黑衣魔法师,总共6级。魔法师体系首先要求孩子对计算机学科有一个完整的认识,从简单,再慢慢的认识类似于从字词到语句到文章,孩子要首先了解模块化思想,再一层层进入有难度的算法。

A4

阿儿法营的魔法课程

以绿衣魔法师为例,主要学习内容是 基础算法和数据结构;设计的基本方法;捕捉程序中的错误;灵活运用Scratch魔抓的编程指令模块。学员要达到的水平指标是准确运用程序设计术语;清晰地描述基本的程序逻辑;合理撰写程序注释;能够分析他人的程序代码。标志性的输出作品是拳皇、发现圆周率、扫描仪和打印机、21点扑克牌等游戏设计。

 

5.营销方式:线上线下结合

【线下培训的营销】

虽然教学的内容是编程,但阿儿法营长期以来的运营方式一直是传统线下培训班的模式,线下学生的学费是其主要收入来源。

一方面靠的是口碑宣传,另外一方面靠的是渠道,比如跟乐高培训机构签订合作协议,相互导流。

线下辅导方面,阿儿法营也并没有打算亲力亲为。除培训中小学老师之外,他们也在积极接触其他培训机构,推广其多年来积累的教研方案。在创始人的眼中,阿儿法营的两个线下辅导班只是教研的天然实验室和孵化器,这套教研方案才是阿儿法营真正的竞争壁垒。

 

【线上社区的营销】

1、教师培训

目前,中文版魔抓社区中沉淀的内容多来自线下培训班的学员,不过,阿儿法营已经和中国科学技术协会达成合作,在2015年上半年完成了对 24 个省市 100 个中小学老师的 Scratch 教学培训,这些老师将陆续回到各自的学校教授 Scratch 编程,学生作品将全部分享在魔抓社区中,今后社区的内容生产量可能会迎来一个突破。

2、视频营销

另外,阿儿法营正准备推出在线视频课程。线上课程的优点是传播广,可复制性强,但缺点也同样明显:对于自制力差的孩子来说,跟着视频学编程是很困难的。对于这个问题,联合创始人叶钧回答说,他们制作在线课程主要是想解决 Scratch 普及度的问题,如果要深度学习,最好还是能结合线下的深度辅导。

3、魔抓社区和少儿编程大赛

魔抓社区除了在课堂上积累用户以外,创意编程大赛也是其积累用户的重要途径,因为要参加比赛得先提交信息,去年的创意编程大赛一共有一万个学生,而今年创意编程大赛的力度将会更广,遍及30个城市,宣传力度到位 ,参加的学生估计有5万,这对阿儿法营及少儿编程的宣传,提高家长及中小学生对少儿编程的认知都是极为有利的。

A5

大赛奖项设置

6.关于竞争,儿童编程做得人越多越好

谈到竞争对手的时候,余宙华认为,目前以创意编程为核心的STEM教学体系做得人非常少,比如很多创客教育会搭配很多的硬件,不够纯粹。他认为,编程教育作为一种思维的提升非常重要。『全国我去过很多地方,深圳、广州、杭州、常州、武汉等,但与我做对手的几乎没有,我觉得自己很孤独』。

当听到美国『tynker』快要进入中国的时候,余宙华表示,不怕竞争。这个行业做得人太少,做的人越多对于儿童编程的普及就越广。

 

7.Q&A

1、孩子们对魔法师等级有什么看法?

他们还是喜欢的,这样他们有竞争的动力。当然我们会把等级多元化要鼓励不同的孩子,比如除了编程,还有创造能力的等级。我们会强调等级,并让它多元化。

2、您创业时有没有想到后面会做线上的网站吗?

当然有,因为我02年就创办了自己的互联网公司,当时我曾做了宜家的客户服务系统,可以根据你的购买记录做精准营销。互联网是我们的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所以做线上我是有基因的。

为甚么不从一开始做线上呢?当时人还没有完全到位,我的精力大部分投入到编写教案上。一开始你总要收学费,现在也是靠学费来生存。

3.在你们的社区上,目前你们主要核心的设计思路是什么?

一个社区,做的东西可以给别人分享,能给出评价,交流,互动,加粉丝,这可以鼓励孩子们继续做下去,如果一个东西做出来,没人评价,没人交流,那动力就会大减。此外还可以类似于群一样,把兴趣一样的组建一个工作室里,方便大家沟通,现在我们已经有上千个群了。此外我们的工作室也可以做教学支持平台,还可以做技术支持等增值服务。

 

作者:

【阿树】
“信息构建知识,知识产生智慧。”

【张龙】
“有思考也有动手。”

勾搭作者

微信号:cccczl
添加时请注明:姓名-公司-职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