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儿童领域的“盛大文学”,咔哒故事要用新方式挖掘民间创作高手


33.jpg

大力是绘画科班出身的艺术生,有着10多年的儿童绘画创作经验,每当他把自己的作品给身边的小朋友们看时,他们都爱不释手,然而他却无法以绘本创作为生。退而求其次,他在小区开了一个儿童绘画培训班,每年培训几十名小朋友。

“之前我也尝试过将绘本交由出版社出版,但是出版社的承诺销量要求需要提前投入一定成本,而且由于知名度不高,图书经销商也不买账,你看市场上盛行的总是那么几个国外的爆款绘本,但其实我们的质量不比它们差。”他无奈地说。

初次从朋友处听到这个故事之后,谢琳斐觉得有些诧异,经过更深入地了解后她发现,这是个普遍现象,国内存在大量散落各地的优秀儿童内容创作者,他们的作品却难以进入主流大众的视野,如果仅仅通过传统出版社这个渠道,这似乎是个死循环。

能否用一种新的方式来打破既有的链条,让这些优质的内容流入千家万户,是谢琳斐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一致看好儿童内容,阿里系团队再创业

在创业之前,谢琳斐已经有7年阿里巴巴市场和运营经验。2007年阿里赴港上市获得第一桶金后转战澳洲,在澳洲做了5年民族学校老师。谢琳斐惊叹于国内外儿童绘本教育的差距,师范院校出身的她总想做些什么,一番深思熟虑后决定放弃在澳洲的安逸生活,举家回国。

“在人们有了丰富的物质生活后,国人逐渐开始重视精神生活,中国儿童绘本领域近两年迅猛发展。同时,国外文化对国内的大幅入侵也引起了社会的重视,在儿童领域,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复兴和文化输出也符合国家的政策和方向。在多个方面利好的情况下,我们觉得儿童绘本领域大有可为。“谢琳斐说道。

放眼国内市场,儿童家长对儿童绘本的需求旺盛,而90%的需求都被几个国外的爆款绘本把持。剩下的10%市场不是被国内的优秀创作者瓜分,而是充斥着各种良莠不齐的绘本。“这已经不是一个良性发展的市场,我们想用一种新方式来重塑儿童绘本产业链条。”

 定位儿童内容平台,助力内容创作者触网

咔哒故事自创立之初就定位为儿童内容平台,希望用移动互联网的方式打造一个儿童内容创作者生态。在项目启动之初,咔哒故事也原创了一些儿童有声绘本如《螃蟹咔哒的故事》等,市场反响良好,呆萌可爱的螃蟹咔哒形象深受小朋友们的喜欢。对父母来说,咔哒故事解放了父母的时间,甚至有父母戏称咔哒是“新时代父母哄娃利器”。

今年6月,咔哒故事获得华睿和元璟的Pre-A轮投资,有了充分的资金支持后,团队围绕儿童内容创作全产业链全面探索。在产业链前端的创作者获取和后端的内容输出成型之前,咔哒围绕“儿童内容平台”的目标,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帮助创作者对接至咔哒平台的服务建设上。

由于在互联网渠道传播的有声绘本与传统绘本有一定差异,咔哒需要为每一个绘本进行配音,为此团队与北京电影制片厂专业配音团队合作,确保每个作品都做到尽善尽美。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后,整个配音流程已经实现流程化。咔哒平台的产品品类也从最初的儿童有声绘本,逐渐扩展至有声电子书、儿歌、视频、早教互动游戏等领域。

为内容创作者提供精准的用户阅读统计是咔哒故事激发其创作动力的一大利器。创作者作品经过初步筛选进入平台后,便开始了由儿童用户自行筛选的过程。“我们会详细统计用户在咔哒平台上的阅读行为数据,为内容创作者提供参考。”互联网独有的数据统计效果拉近了内容生产者与终端用户的距离,帮助儿童内容生产者高效地创作出受市场欢迎的作品。“当这个模式成熟以后,咔哒故事就相当于优质儿童内容的生产器和过滤器。目前市场上的儿童作品参差不齐,咔哒平台保证了每个作品都是精品,极大地减少了家长的选择成本。经过市场筛选的优秀作品可以优先推荐给用户,或者联系出版社出版。”

成为IP孵化池,多元盈利模式激活创作生态

目前,咔哒故事已经与《阿咪虎》(杭州原创绘本公司)、《小小事》(个人插画家李鹏)、《熊小米》(北京IP动画公司)、《阿思克玩科学》(台湾儿童音频公司 )等拥有优秀创作能力的小众创作个人或机构合作,将其作品推送给咔哒积累的数百万用户。咔哒全平台与郑渊洁、麦克小奎等知名儿童绘本家合作;与浙江出版集团、安徽少儿、四川少儿、西安曲江文豪等出版社合作;与深圳三彩、北京宝贝计画等美术教育基地合作,来确保平台内容的丰富性和多样性。

谢琳斐透露,通过合作方源源不断的内容输入,咔哒故事全平台也已经有数千个绘本、音频、动画等多种形式的儿童作品,每日的用户浏览量在百万量级,APP月启动1000万次以上。优秀作品如《熊小米》这样的原创中国绘本,单个作品日均阅读量在2万以上,民间主播桃子阿姨日收听1万以上,平台初步挖掘出了小众创作者的创作能力。

在分发渠道上,除了通过自身咔哒故事APP输出内容,咔哒还在多听FM、360儿童、互联网电视等渠道实现内容分发。“在日益兴起的儿童硬件终端背景下,咔哒提出‘儿童内容中央厨房’概念,向儿童手表、故事机、机器人、甚至VR平台等各类智能终端提供内容定制服务,输出经过市场验证的优质儿童内容,让用户在多种场景下方便、快捷地获取最新内容。”谢琳斐说道。

分发渠道的多样化也是盈利方式多样化的基础。未来咔哒可能的盈利模式包括平台会员费、内容本身收费、内容带动纸质书及衍生品销售、内容硬件输出授权、内容推荐动漫影视公司等,多样的盈利方式让内容创作者有持续收入,然后能够继续投入创作。咔哒还会用互联网方式,将中国原创作品推向世界。

“在我们把自身平台搭建好后,明年将大力发展儿童创作的前端和后端,吸引更多的内容创作者,向各大游戏、动漫、影视公司输送经过市场验证的鲜活儿童IP。咔哒希望明年全年能创作200余个优质儿童绘本,成为儿童文学领域的‘盛大文学’,更希望能在中国儿童绘本市场看到百花齐放的局面。”

分享到